鲁网 > 烟台频道 > 鲁网乐帮 > 正文

外地小伙平邑打工受伤讨薪难 多部门“无能力”处理

2015-03-17 10:50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日前,在临沂平邑县打工的云南籍小伙小陈向鲁网记者反映,自己在工作时受伤,老板不仅不给支付医药费,连工资也拖欠不发。他和同事投诉到多部门,多部门均表示“无能力”处理。

 

  手臂上还缠绕着绷带的小陈茫然的站在昔日工作过的厂房

  日前,在临沂平邑县打工的云南籍小伙小陈向鲁网记者反映,“14年7月份经老乡介绍,在平邑县仲村镇魏庄村一家棉花加工厂打工,在装货的时候从车上掉了下来,胳膊摔成骨折,打工至今老板没给结算工资,骨折的治疗费也是老家给邮寄的,加工厂的老板也走了联系不上”。

  民工受伤工资难讨  “尽量不吃菜”

  13日鲁网记者赶到平邑县,在平邑县仲村镇魏庄村见到小陈,小陈的胳膊缠绕着多层绷带。

  小陈向记者描述了出事时的情况“2014年七月份进场干活,平常用钱的时候老板会支一点,15年快过春节的时候,胳膊受伤,受伤的原因是在厂内的架子上装车摔了下来,平常都是把加工的棉花打成包,然后再装车,当时大约有六七米高。摔下来后我那个老乡抱我抱不动,就跑到村子里喊医生,医生看到很严重,就帮我拨打120,然后平邑县人民医院就把我接走了,检查两处骨折两处粉碎”。

  小陈在受伤后一直向老板讨要治疗工伤医药费,小陈说,“当时老板来过,我和他要工资的时候,老板表示工资会给我的,如果讲医药费的话,工资一分钱也不会给,不信的话他就走,第二天就找不到人了”。

  不光小陈没领到工资,他的同事也向记者表示工厂工资一直不发。“没有,一分都没给,过年的时候我要求给一两千我们过年用,他不同意,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 小陈的一位女同事在一旁说:“厂里现在就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们都是老乡一个村的,老板把工资算好了,只给支一点钱就是不给发工资。”

  小陈还告诉记者,“自己是云南昭通市人,治疗住院期间的费用是老家给寄来的,春节期间,朋友给寄了一千元,我们老乡一起用,生活吃饭方面经济比较困难,我们都是少吃点菜尽量不吃菜”。说到这里记者看到泪水在小陈眼里打转。

  记者问小陈有没有去相关部门反映,小陈称,“去平邑县劳动部门反映过,他们说厂里没有这个人他们没有办法。”厂里共拖欠小陈及他的工友22999元的工资。

  厂方否认 平邑县多部门“无能力“处理

  据了解,厂子的老板是温州人,厂房和里边的设备是租仲村镇魏庄村一个魏姓老板的,厂内主要从事废布料加工棉花,记者拨通小陈提供的老板娘电话,说明来意,老板娘否认厂子是自己从事加工的,并称这三名职工不是和她干活的。

  紧接着,记者与小陈和他的同事,一起到平邑县劳动部门寻求帮助,平邑县劳动部门表示前段时间已经调查过,并出示一份情况说明,该说明中提到:

  一、劳动监察局进去调查了解,发现该厂无法定代表人,也无营业执照,该职工所反映的事实也无法证实,并于2015年1月针对反映的情况对当事人进行答复,建议其到平邑县人民法院诉讼,该投诉人未予采纳,所出现此情况。

  二、经查询,该单位未办理工商营业执照,不能确定用工主体,因此我局也不能受理其工伤案件。

  进一步解释,此“黑心工厂”无执照、无资质,老板已逃跑,建议当事人到平邑县人民法院通过诉讼途径解决此案。

  无执照、无资质,这个厂子是怎么开起来的,相关部门哪去了?

  随后,记者一行来到仲村镇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表示,不好立案,建议去劳动部门。

  然后,又到仲村镇人民政府寻求帮助,党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表示相关领导不在,建议去劳动部门处理。

  最后,去了仲村镇法庭,一季姓工作人员表示该厂子老板不是常住人口管辖权受限。

 

  这是老板安排小陈写证明的样板

  房东帮协调 前提:支完工资马上走   

  下午记者联系到魏姓房东,魏先生介绍,“温州的老板租用自己的厂房和设备,这个事很麻烦,温州老板说过小陈的伤是在外边骑摩托车摔的,所以温州老板不会给他赔工伤的费用。

  记者多次与魏先生沟通,魏先生表示自己与温州老板周老板一直有业务来往,愿意帮助协调支付小陈一伙人的工资,前提是支完工资马上走。   

  乡村大夫:小陈是封棉纱的时候在车上掉下来的   

  那么小陈的伤到底是怎么造成的,记者采访了第一时间参与救治的乡村大夫,该大夫说,小陈是封棉纱的时候在车上掉下来的,小陈如果不用两个胳膊撑地摔着头的话人就完了,当时很严重,镇级医院治不了,我就拨打了120,这个伤估计最起码要养一年。   

  被逼无奈  写下不公平证明   

  14日小陈告诉记者,“对方非要自己写一份证明,而且还有个样版,小陈以彩信的方式将证明样板发给记者”。样板为:证明,山东平邑县仲村镇魏平庄村陈**,本人因个人原因造成左右手骨折,此事与承包人周宗援无任何关系,特此证明,证明人:陈**2015年3月14日。

  “无奈和委屈,害怕写完了对方再不给工资还撵人,当地各部门无能为力也只能这样做了”,小陈告诉记者,写下这份不公平的证明。

  15日小陈告诉记者他们已经离开厂子,这段时间三个人一个月吃饭花了210元,今天终于领到工资了。 (记者 钰锟 天明)


初审编辑:赵伟斌
分享到:
./W02015031739566926514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