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 > 烟台频道 > 健康 > 正文

毓璜顶医院放疗科主任宋轶鹏:病人的灿烂笑容是对我们的褒奖

2018-06-20 16:55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他,是医师,还是心理治疗师。他说要尊重病人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在某些时候,相比较于单纯治疗疾病来说,心理宣教更为重要。

  鲁网烟台6月20日讯(记者 曲瑞珠 通讯员 李成修 马瑾)他,以放疗为武器,在与癌症的斗争中不断取得胜利。

  他,为病人诊治不辞辛苦,一天看几十个病号,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他,是大夫,也是病号,自己的腰也累出了病,腰疼得无法长时间坐着,大部分时间是站着看诊,一站站一天。每周都得抽时间对腰部进行推拿理疗。

  他,是医师,还是心理治疗师。他说要尊重病人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在某些时候,相比较于单纯治疗疾病来说,心理宣教更为重要。

  他就是烟台毓璜顶医院肿瘤放射治疗科主任宋轶鹏。在医患关系普遍紧张的今天,常常有康复的病号来到医院对宋主任表示谢意,还有市民将自己亲手做的点心快递给宋主任,这位市民说只有这样才能对宋主任严谨负责的态度表达最真心的感谢。每每此时,宋主任总是非常开心,他说很享受病人康复后展现出的灿烂笑容,这笑容散发的温暖是对医生的最高褒奖。

宋轶鹏(右二)为患者做治疗

  医患之间 温馨存内

  采访那天下午,记者如约来到医院病房,在办公室没找到宋轶鹏,有大夫说他在诊室,记者在诊室外就听到病号在说,“宋主任,你说咋办就咋办。”宋主任说,“什么都不用办,基本好了,你回去稍微吃点药就可以了。”听到这个消息,病号就兴奋地挤开众人,开心地走了。

  诊室里,还有五位病号在等待宋轶鹏主任的诊断,宋轶鹏一边看片子,一边询问情况,一直没有停歇,等到病号都走了,宋轶鹏才想起桌子上的水杯,一直都没来得及端起来喝一口。就在这时,记者自报家门准备去采访,又来了两位病号前来咨询,宋轶鹏只好对记者说抱歉,继续为他们进行了详尽的解答。

  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位快递员拿着点心盒子找宋轶鹏签收,而他忙得不可开交,就让办公室的同事拿去签了。盒子非常精致,同事们就嚷着是否可以打开看看,在征得宋主任的同意后,同事们打开发现这是一盒秀色可餐的面点,宋轶鹏让大家分着吃了。等到吃完,大家才发现盒子底下有一行字:感谢宋主任的悉心付出,落款为“病号”。

  目睹了这一切,记者也深受感染。医患之间以相互信任开始,以互成朋友结束,而这期间,则经历了医生的爱心耐心与患者诚心和信任之间的良好沟通。很多时候有病号从各县市区甚至是外地赶来表示谢意,宋轶鹏说,这是让他感到最温馨的事。

  因为宋轶鹏总是从患者的角度考虑问题,所以得到了患者的尊重。他说,“作为一个医生,给每一个来找我的病人认真负责地看病是我起码应该做到的。”

  难道就没有碰到不可理喻的人么?当记者把这个问题推到宋轶鹏面前时,他笑了:“做医生嘛,肯定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而宋轶鹏的经验就是做好心理宣教,他说跟病人和病人家属沟通是一种艺术。

  做了这么多年的医生,宋轶鹏知道如何处理各种情况。病人来到医院心情肯定急躁,但医生和病人的目的都是一致的,有了这个大前提,宋轶鹏尽自己所能提供合理的方案,而病人要做的就是理解和服从。宋轶鹏说绝大部分的病人是通情达理的,医生把时间花在前面,做最详尽的病情沟通,病情轻重、治疗方案、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不良反应、治疗效果等都要交代清楚,沟通通畅之后的医治就相对就容易一些了。

  看着病人高高兴兴健健康康地出院,在某一天给你发短信或打电话告诉你他的近况,甚至来看你,这种成就感和幸福感是其他任何事情都带不来的。即使因为腰疼趴在床上接受治疗,那一刻,再苦,再累,想想病人的笑容就是对自己莫大的安慰。

  宋轶鹏告诉记者,“无论社会怎么变,有一种东西是不会变的,人与人之间还是要有信任的。”

宋轶鹏(右一)与团队分析患者病情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采访中,还不断有电话打进来向宋轶鹏咨询治疗方案,有病号,也有同行。

  记者先期采访时获知这样一个案例:一位老人病重之后在北京会诊,宋轶鹏受邀参加,当时多位知名专家都根据检查片子诊断为“肺结核”,而宋轶鹏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并坚持说是肺癌,应该按照肺癌的指南进行治疗,最终的病理切片结果证明宋轶鹏的诊断是正确的。这也让患者得到了正确而又及时的治疗。

  一位医生的母亲患颅脑淋巴瘤,咨询了北京许多最专业的医院后被拒收,甚至有北京的医生断言说她“活不过一个月”。最后这位医生带着母亲来烟台毓璜顶医院放疗科找到宋轶鹏,采取了宋主任制定的治疗方案后,至今控制得很好。

  去年,赵先生和王先生同时入住烟台毓璜顶医院放疗科,均查出鼻咽癌。入院后,两人成了同一病房邻床的病友,其中赵先生听从了宋轶鹏的建议,选择了先进的TOMO治疗,而王先生则选择了普通的放疗。在经过了约10次放疗后,王先生感觉苦不堪言,口腔溃疡、咽痛、口干、皮肤状态差等一系列的身体反应纷至沓来,而再看看隔壁床位的赵先生,似乎没遭一点罪。在和病友交流了各自的身体感受后,王先生毅然决然找到了宋轶鹏,主动要求改做TOMO放疗。不出所料,改做TOMO后,王先生的身体反应减轻了很多。

  宋轶鹏说,“我们做医生总是为病人提供最合适的治疗方案,但如果病人自己不同意,我们说破嘴都没用,只有当他们看到疗效,才会重新选择。”也正是众多患者的口口相传,宋轶鹏越来越得到大家的好评和信任。

  说到赵先生进行的TOMO治疗,宋轶鹏说,“鼻咽部位周围要害器官众多且密集,普通的放疗技术很难有效保护正常器官,而TOMO可以实现肿瘤的精准打击,更好的保护肿瘤周围正常组织。TOMO技术照射野长度远远大于常规的放疗技术,有了TOMO后,病人躺在治疗床上可随着治疗床的走动完成多部位照射,自动化程度高,肿瘤剂量适形度更佳、强度调节更准,其治疗的副作用大大减小,对重要器官也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尤其在鼻咽癌、肺癌、胸膜间皮瘤、食管癌、脑肿瘤、乳腺癌、前列腺癌、巨大淋巴瘤、全身多发性转移瘤和全脑全脊髓照射等方面,TOMO拥有无可比拟的优势。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名气大了,慕名来找宋轶鹏诊治的人越来越多。

  每天早上7点半,宋轶鹏就要来到病房进行查房,然后到门诊看诊,一天看诊不断。傍晚别人都下班了,宋轶鹏还要整理病人资料,制订治疗方案。每天工作可长达15个小时,长时间下来,他的腰就坏了,严重的腰肌劳损,即使是这样,他都抽不出时间来去为自己治疗。

宋轶鹏(右一)在查房

  日间病房 惠及病人

  翻翻放疗科过往的病例,不乏大量病重的患者,但经过宋轶鹏和团队成员之手,病愈出院的比比皆是。“很多肿瘤都是可以治好的,千万不要放弃治疗。”宋轶鹏希望每一位患者都有正确的认知。

  作为山东省综合性医院中每年放疗病人最多的科室之一,毓璜顶医院放疗科不仅有着国际领先的肿瘤治疗硬件设备,同时也拥有强大的专家团队,其综合实力居于省内领先地位,也闻名全国。由此,前来诊治的人越来越多,放疗科的三个病区都满的加不进床。不得已,宋轶鹏提议设立了“日间病房”。日间病房是为短期住院观察、治疗和进行特别检查的患者而设置的空间。日间病房能够有效提高床位周转率和使用率,能够充分利用有限的卫生资源,有效发挥医疗资源的保障能力,在相同时间内使更多患者得到及时治疗。

  许多癌症治疗后效果不好的外地病人来到烟台找宋轶鹏咨询相关情况,宋主任了解之后觉得有些痛心——有些该接受放疗的肿瘤病人跑去做了切除手术。人类经过成千上万年的进化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任何一个器官都不是多余的,都有相应的功能。既然有功能,医生们就应该要争取保留器官功能。宋轶鹏说放疗的目的就是尽最大能力保留这些器官的功能,让病人的结局达到最好。

  那么,要给病人治好,靠什么呢?专业、技术、学识、修养,还有信心。

  放疗在国内起步的早期,一直是依赖钴60放疗机,那时技术落后,治疗肿瘤组织的同时也照射到很大范围的正常组织,对人体的损伤极大,患者不良反应较重。很多人都坚持不到治愈的日子。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放疗一步步做到提高肿瘤区域剂量的同时,可以更好地保护周围正常器官。宋轶鹏在烟台市率先开展了“调强放疗技术”——治疗靶区更精准、副作用更小。彼时,全省乃至全国都没有几家医院能开展调强放疗,但凭借着夯实的肿瘤学专业能力、精湛的放射治疗技术、扎实的解剖学功底,宋轶鹏成功了,由此这也成为了可以载入烟台肿瘤医学发展里程碑的事。

  如今, 放疗科发展更为壮大,在众多的肿瘤治疗中,尤其是鼻咽癌、喉癌等头颈部肿瘤、宫颈癌、肺癌、乳腺癌术后辅助治疗、食管癌及直肠癌的术前治疗等,放疗较其他治疗手段体现出更多的优势。在烟台毓璜顶医院放疗科,曾经一度预后很差的局部晚期鼻咽癌的五年生存率可达90%以上;头颈部肿瘤、淋巴瘤、早期肺癌、食管癌、肠癌的预后也大大改善。

  采访到最后,宋轶鹏按按自己有些隐隐作痛的腰,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时也想得到医生完善用心的治疗,所以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当别的病人找到自己了,自己就要付出百分百的努力,想尽一切办法解除病人的痛苦,才能无愧于心。”

烟台毓璜顶医院放疗科主任宋轶鹏

  专家简介

  宋轶鹏,烟台毓璜顶医院放疗科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安德森肿瘤中心博士后、天津医科大学博士后。担任山东省抗癌协会放射肿瘤学分会副主委,中国老年医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放疗分会常委,世界华人肿瘤医师协会华人肿瘤放射治疗协作组执行委员会常委,山东省医师协会肿瘤多学科综合治疗专业委员会副主委,山东省医师协会肿瘤放射治疗医师分会常委,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放射肿瘤学分会委员,烟台市肿瘤学学科带头人。发表论文30余篇,其中SCI文章12篇。获烟台市青年岗位能手暨新长征突击手、烟台市青年榜样等荣誉称号。

  


初审编辑:曲瑞珠
分享到:
./W020180620612557821546.jpg